潮语

《潮语》是潮队长生前的语录结集,由潮队长弟子及数位潮学家编写而成,至SDOI前期成书。全书共$+∞$章$+∞$篇(人类已有无数的绝妙的潮语,可惜这里空白太小写不下),以语录体为主,叙事体为辅,主要记录潮队长言行,也有记录部分弟子、潮学家的言行,较为集中地体现了潮队长的AK思想、潮讽思想及发明的各种算法等。此书是潮学派的最为经典的著作(没有之一),与《大学》《中庸》《孟子》《论语》并称“一加四书”,再加上《诗经》《尚书》《礼记》《周易》《春秋》,总称“一加四书五经”。

《潮语》是世界第一部较为完备的潮学资料,也是世界最为宝贵的文学资料。《潮学》发行后,各学派纷纷模仿《潮语》编纂书籍,其中最有名的为《论语》。

《潮语》作为人类文明的至高点,目前有多位潮学家各自编写,形成了各个门派的潮学,因而有不同版本的《潮语》。它们都是博大精深的潮学的延伸,是人类最重要的精神食粮!

编者注:

  • 由于我的$blog$不是很防水,所以放到洛咕上了。

  • 广大读者请注意阅读时间,防止电脑受

正文

潮语·稳$\alpha$年

1.潮子曰:这个$128$维数点就枚举一下点$O(n)$就能做出来。

2.潮子曰:你们都会后缀数组吗?就是几个数组模拟一下,我觉得也不难。

3.wavwing切黑题,潮子闻之,不屑矣,曰:(我)每天一道黑题。又曰:(我)太强了。

4.JF谓潮子曰:你有国家集训队的论文吗?潮子曰:你说的是$C_{n}^{\frac{n}{2}}$的证明论文*吗?我发给wavwing了。

注:$C_{n}^{\frac{n}{2}}$的证明论文:被誉为世界最严谨简洁易懂的证明,因为获得了TuLing祖宗奖被加密,只能付费*欣赏。(本书附赠欣赏链接)

5.loli命众人赛,潮子自名为“$C^\frac{2}{n}_n$”。有图为证:

loli令众人交得分。$C_{n}^{\frac{n}{2}}$以得TuLing祖宗奖禁以之为文件名,潮子因写:

又自潮曰:

6.潮子入机房,见大佬云集,笑曰:我稳了。

7.ctz与Taduro论vector。Taduro曰:我从来不用vector,从来不站着,从来不睡觉,从来不说话,所以我是成功人士。你怎么跟成功人士说话的?

8.JF出毒瘤分块题,谓众人曰:你们谁有$log$做法的我会发奖金。潮子闻曰:这个上面是线段树,下面是主席树随便乱改一下就过了。Taduro曰:你用主席树过了我把线段树吃了。ctz曰:你用主席树过了我把主席树吃了。wzx曰:你用主席树不过我把主席树吃了。Taduro曰:不论怎样都有人吃东西了。

9.白佬AK月考而来,遇ctz,曰:我把咱班一半干掉了。ctz曰:您今天干掉一半,明天就能全干掉。

10.loli奶潮子曰:你初中没怎么学就拿了省一,学的挺快嘛。潮子曰:省一不是小学生拿的吗?

11.潮子曰:(我)一天(发明)九个算法,(我)中考数理化分挺高,你们记清楚别乱改。又潮wavwing曰:你一辈子就0.9个算法

12.潮子创算法曰“O(1)大整数质因数分解”,见ctz看题解,不屑曰:你稳十年。又看数论题,秒之,看题解,皆抄潮子也,大骂曰:草(四声),题解真SB,都抄的我的。

13.潮子曰:动态dp能用(我发明的)O(1)动态维护二分图匹配来做。 又潮wavwing曰:你不会这个新算法你就拿不了省一,你连图书馆管理员都不如。又曰: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。

14.潮子学BSGS(鼻shi狗shi),曰:学了这个一天好几道紫题。

15.潮子发明动态数组$O(1)$维护无向图最小割。ctz闻之膜潮子,潮子(以为*ctz蒻也)怒锤之。

*以为:认为。

16.loli问潮子曰:你愿去省选吗?潮子曰:去,去。

17.wavwing谓潮子曰:您稳了。潮子不屑曰:我知道我稳了。

18.潮子曰:我NOIP D2T1三小时骗了8分,(我)太强了。

19.wavwing谓Taduro曰:太强了!ctz曰:太稳了!Taduro曰:以后不要说我强,说我稳就可以了,毕竟我是真的稳,我最稳。

20.潮子曰:我省选第一天踩爆你们,踩爆学长。

21.asuldb欢迎Taduro。潮子见,以手指“欢迎”二字,曰:这什么啊?来,潮爷爷教你认字。

22.潮子如厕,遇Taduro之包,怒斥曰:你这包让让,(我的鞋)踩脏了。Taduro惊,曰:潮爷怒踩背包!潮子曰:我怒踩「皮配」,(你)太傻了。又潮之曰:我CF下分都难。

23.众人论算法。潮子曰:插值不就是一个式子吗?非常简单。皆膜潮子。潮子怒斥曰:你们好好说话!就是很简单!

潮语·怒斥

1.潮子曰:你是不是傻啊!

2.潮子曰:你们语文怎么学的,听不懂话吗,逻辑怎么学的!

3.潮子曰:你这是不良习惯的后果!

4.潮子树剖错矣,曰:真是狗shi!该死的剖,loli得奶死我。啊,狗shi!

5.潮学家写《潮语》,潮子闻之曰:太蠢了!

6.wavwing膜潮子,潮子曰:你有病吧!

7.潮子曰:谁再说一句潮学谁NOIP减10分!

8.或录潮语而谈之,潮子闻之,曰:你们这是篡改原文!SB!你们等着被抓吧!

9.潮子谓wavwing、ctz、Taduro曰:你们是不是听不懂人话!

10.loli命众人赛。赛后,潮子(怒拿rank1)斥wavwing曰:KAO!你要是不爆零我就稳去省选了!

11.潮子电脑坏也,遂曰:我这电脑怎么坏了?Tommy_clas曰:您这电脑受潮了,快拿烘干机。潮子怒斥曰:沙雕一个!

12.潮子谓潮学家曰:谁道德败坏遭天谴!又曰:我最潮。

13.潮子怒斥曰:你再说我开坦克*压死你!

*潮子闻之曰:把坦克去掉!

14.潮子三谓Taduro曰:我昨天晚上差点把你锁棺材里,灵车漂移,送火葬场,装骨灰盒,电子灵堂,一把火烧了你的房子!

潮语·潮讽

1.潮子曰:胡爷爷不是姓块儿吗?

2.潮子曰:你一辈子也写不出线段树,一辈子也推不出$DP$。或记此语,潮子闻之,又曰:你线段树随便$A$,你$DP$随便推。

3.潮子曰:你们天天写数据结构,你们注定失败。

4.潮子曰:你NOIP稳了,你NOIP600+稳了,你三年NOIP都稳了。

5.潮子每遇高子、周子,曰:周儿爷~~ 高儿爷~~

6.潮子见wavwing桌面,不屑曰:你看这文件阵法。

7.潮子又见wavwing桌面,甚不屑矣,曰:你这文件阵法,摆一摆(我)就进队了。

8.或写《潮语》,潮子闻之,曰:谁写这玩意儿谁完蛋。

9.潮子遇Taduro,曰:2018的杨稳稳已经稳了。Taduro曰:不带这么玩的。

10.ctz曰:这道题数据水,$n^2$能过百万。潮子闻曰:真是辣鸡。

11.周爷与ctz论lct、欧拉序。潮子闻之,不屑,曰:什么欧拉序、lct,是新的玩意儿吗?

12.潮子(AK IOI后没有比赛可AK)曰:唉,我要退赛了。又曰:完了,一下午一道题(你们)都做不出来,唉~。复笑之,曰:SB。

13.潮子闻Taduro、wavwing与曹爷往APIO,曰:(我)与曹爷*睡一起。

注:曹爷:SLYZ最有味道的男人(没有之一),而且SAO。

14.ctz读wavwing题解,潮子见之,不屑,曰:这不我的题解吗?众人皆啼笑,潮子怒黑ctz显示屏。Taduro曰:我天天靠潮爷的题解过日子。潮子曰: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。

15.潮子见wavwing写T1于CROI,不屑矣,与其互潮曰:

16.Taduro切题曰:树状数组套主席树。潮子闻之,甚为不屑,潮之曰:树状数组套主席树,太强了。

17.众潮学家论潮语,潮子闻之,曰:你们快失败了,别吵了。

18.JF讲毒瘤分块题。潮子以主席树爆切后,曰:这也太技巧了。

19.Taduro冠耳机,潮子见,曰:戴耳机,稳三年。

20.潮子见xxx欲学物理竞赛,潮之为神经病。又潮wavwing曰:你跟xxx下场一样,都是神经病,没有好果子吃,太屁了。潮子见ctz记潮语,曰:我没这么说,我会被锤爆,完了我要死了。

21.loli又命众人赛,潮子潮曰:(你们)凉了。wavwing反潮之曰:(你)凉透了。

22.潮子谓Taduro曰:你稳3年。后又曰:你稳100年。又见之,曰:你稳500年。又曰:你死后都稳了。曰:你下辈子都稳了。曰:你每个原子、每个原子核都稳了。曰:你每个夸克都稳了。潮子见*物小于夸克者(将获TuLing祖宗奖)曰:你比夸克小的物质都稳了。潮子又潮wwr曰:你稳1150年。入夜,潮子潮Taduro曰:你又稳100年。Taduro笑之,对曰:我还没有wwr稳。对曰:你稳$100^2$年。又曰:你稳$10500^5$年。次日,潮ctz曰:你一点也不稳。

注:“见”通“现”,发现。

23.潮子潮wavwing曰:你高考过不了二本线!

24.Taduro切题,忽曰:颓废!潮子甚不屑矣,嗤笑之。

25.wavwing切FFT,曰:我FFT为什么跑这么慢。潮子闻之曰:(你)花了四个月才切掉(,太蒻了)。

26.潮子谓ctz曰:你那个要爆(零)掉了,你成功了。ctz泣,潮子又曰:不是,我是说你那个。

27.A·H曰:我进不了省队了。asuldb曰:那你就退役吧。潮子闻曰:哦,A·H退役了。

28.ctz与wavwing论潮语,潮子闻,不屑曰:我已经很正常了。

29.潮子曰:challestend从来都不理我,太菜了。

30.潮子与asuldb论SAM。潮子潮之曰:你的SAM没有A,SM,A不了。次日,asuldb遇SAM题,得正解。然倍增毙,爆零也。遂叹曰:潮爷奶的准,我的SAM就是A不了。

31.wavwing想题,低语曰:这个&可不可以差分啊?潮子闻之,不屑曰:&还能做差分啊?wavwing惊之,叹曰:我用$1$分贝的声音潮子都能听到,(我)太强了。

潮语·杂文

1.潮子曰:哦,明天就自由了!!

2.潮子叹曰:不要再说话了。唉。没有天理!唉 !woc!你这是故意的!

3.潮子曰:草(四声),我的天文学找不着了!

4.潮子谓Taduro曰:还没发布(潮语)啊?

5.潮子观《潮语》,明日曰:我要自己把《潮爷传》写完。加上(我发明的)神威太湖之光。(我 写 我 自 己)

6.CLT更新《潮语》于其BLOG,潮子读之,评曰:

7.潮子谓曹爷曰:你身上散发着芬芳的气味,我迫不及待地想投入你的怀抱~

8.潮子读语文书,忽有感而发,乃作诗云:

百花齐放,东山再起。
过江之鲫,大言不惭。
明哲保身,巧舌如簧。
人模狗样,趋之若鹜。
翻云覆雨,呜呼哀哉。
死亡后完蛋,起死回生。
忍无可忍,微言大义。
在杰难逃!

9.潮子见ctz录潮语,曰:赶紧更新,我要看。

10.潮子又有感而发,作诗云:

块爷稳爷块爷稳
稳爷块爷稳爷块
块稳块爷稳块块稳爷块爷稳
...

11.潮子又作诗云:

周儿爷稳爷周儿爷稳
稳爷周儿爷周儿爷稳
周儿稳周儿爷稳爷周儿
稳爷稳周儿稳爷周儿
...

潮子又曰:这一共有24种排列方式。周儿爷曰:是24种吗?潮子怒斥曰:学没学过组合数学啊!

12.潮子作诗云:

陶爷稳爷陶爷稳
稳爷陶爷稳爷陶
...

又曰:这诗有$2^4$种排列方式。无人与之辨也。

后人命此诗体曰:“潮诗”。潮子又作诗云:

烜爷稳爷烜爷稳
稳爷烜爷稳爷烜
...

13.两位潮学家の潮学学习:

14.祝贺新晋潮学家一名:

15.潮子闻ctz挂《潮语》于其blog,曰:你blog都漏水了。

16.学弟来,潮子钦定曰:wzx当天文哥。

17.潮子曰:咱能不能不说《潮语》了。又见Taduro计数潮语,欣然而往,调戏之:快记!去,去。

18.Tommy_clas曰:

真乃痴潮学而疯也。

19.Taduro切树套树,交之于Luogu,曰:这肯定过了,不过我吃shi。Luogu评之,皆WA。大骂曰:草(四声),我忘删文件操作了,这不算。又交之。评测机慢甚,Taduro佯如厕,实为进食也。顷刻便归,潮子见,曰:吃完回来了?

20.潮子又双叒叕潮asuldb、A·H,A·H、asuldb男默女泪,遂得法可使slyz大胜于SDOI,令潮子分裂,各坐于神犇(如rqy、ckw者)旁。

21.潮子问ctz曰:我中午有句话很妙你记没记?ctz忘之。潮子曰:完了,失传了。

22.潮子往十二省联考。loli入众人房奶人。至潮子之室,未入先闻潮子曰:KAO!我考了个大零蛋!loli惊,乃入,奶之曰:你知道自己考多少分了?

23.潮子如厕,逢Taduro如厕,闻芳香之臭,欣欣然而踮脚以观之,遂裤湿,大骂曰:都怪Taduro勾引我,我明天没有裤子了!次日,向同舍人借裤,未遂,又大骂曰:你们都不友爱,不关爱同学!

24.潮子曰:我再也不潮了。少顷,潮境泽谓$asuldb$曰:你稳了。$ctz$评之曰:香甚。

潮语·稳排行榜

$*$潮子定义:稳基数$\alpha=9999999999999^{9999999999999999999999}\uparrow ^{99999999^{999\uparrow99999^{99999^{99999^{999\uparrow^{999}999}}}}9999999999999999999}99999999999999^{9999999999999999999999}$

姓名 时间 备注
-1.wwr $\alpha ^{(\alpha ^ {\alpha ^{\alpha^\alpha}\uparrow\alpha^{\alpha^{\alpha}}\alpha^{\alpha^{\alpha}}})^{\alpha\uparrow^\alpha\alpha}}$年 潮爷钦定名号:稳稳睿。又钦定为$rank -1$
1.潮爷 $介于wwr、Taduro之间的某个数$ 潮爷自降身份视察民情
2.Taduro $\alpha ^ {\alpha ^{\alpha^\alpha}\uparrow\alpha^{\alpha^{\alpha}}\alpha^{\alpha^{\alpha}}}$年 稳到比夸克都小的物质,死后还稳,下辈子都稳,稳如狗
3.ctz $\alpha^ \alpha \uparrow ^{\alpha^ \alpha }\alpha^\alpha$年 大跃进
4.wavwing $\alpha \uparrow ^\alpha\alpha $年 潮爷钦定:从精子就开始学OI了
5.周儿爷 $\alpha^{9969}$年 潮爷有回文诗钦定,又钦定曰:遭天谴
6.A·H $\alpha$年 学长胆敢挑衅潮爷,潮爷钦定:稳进A队,稳拿金牌,稳上清北,稳一辈子。后又曰:稳到天上去。
7.Tommy_clas $\frac{\alpha}{2}$年 恭喜上榜
8.JF、昊哥、fuge的电脑 $3$年
8.戴耳机的 $3$年 潮爷钦定:戴耳机,稳三年
9. Ciyang $1$年
10.JF 未知 潮爷作回文诗钦定(见《潮语·杂文》)
11.challestend $2$星期(已失效) 潮爷钦定:稳到省选
12.fuge 6天 潮爷之稳已渗透到学长
13.asuldb $18$小时(已失效) 潮爷作回文诗钦定(见《潮语·杂文》),又钦定曰:稳过一轮。又钦定曰:打对文件名稳了,拿准考证稳了,出考场上厕所稳了,不爆long long稳了,不爆int稳了。

附录:

《潮队长文集》精选

《观潮》——stevebraveman
1
2
3
4
5
6
    潮爷怒潮,自古以来被称为天下奇观。
农历八月十八是一年一度的观潮日。这一天早上,我们来到了DY市的SLYZ,据说这里是观潮最好的地方。我们随着观潮的OIer,进入了机房。稳稳的潮爷坐在电脑前。潮爷面色很平静,在TLE的程序前,脸上笼罩着一层阴暗。走廊里,Loli在窗后中若隐若现。潮爷还没有说话,机房里上早已人山人海。大家昂首看向潮爷,等着,盼着。
午后一点左右,潮爷突然说了一声“狗屎!”,好像闷雷滚动。顿时人声鼎沸,有人告诉我们,潮来了!我们踮着脚往潮爷望去,潮爷面色还是平静,看不出有什么变化。过了一会儿,吼声越来越大,只见潮爷又喊了一声“高队爷~”,人群又沸腾起来。
潮爷吼声很快地向我们发出,逐渐变大,变潮,横贯机房。
潮爷吼声越来越大,犹如几声惊雷,震撼了整个机房;那声音如同山崩地裂,好像大地都被震得颤动起来。
霎时,潮爷怒潮结束,可是回声还在漫天卷地般涌来,机房里依旧潮爷怒潮。过了好久,机房才恢复了平静。看看自己,才发现自己已经失败了。

《致loli有关学习进度与计划的调查》——潮爷,ctz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《信息学奥赛一本通》
水题都做完了
《算法竞赛进阶指南》
这本我写的,不用做
郑州:
再给没听懂的讲一遍,当时讲的太急了
学长:
已经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众学长的膜拜

计划:
3天:把O(n)k维数点优化到O(logn)
5天:进一步优化到O(1)
2天:把用几个数组模拟的后缀数组优化到一个数组模拟
2天:进一步把一个数组压进一个long long里,复杂度优化到O(1/32)
3天:证明C(n/3,n)~C(n/2147483648,n)
1天:去领第1000000007届图灵祖宗奖
1天:发表O(1)NPC论文

《阿潮正传》——Tommy_clas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阿潮正传
第一章 序
我要给阿潮做正传,已经不止一两年了。但一面要做,一面又往回想,这足见我不是一个“立言”的人,因为从来毒瘤的正传,须传甚骚之人,于是骚人以骚文传,骚文以骚人传——究竟谁靠谁传,渐渐的不甚了然起来,而终于归结到传阿潮,仿佛思想里有鬼似的。
然而要做这一篇极骚的文章,才下笔,便感到万分的困难了。第一是阿潮擅长的算法。老李曰,“不要学很酷很炫的算法”。这原是应该极注意的。算法的名目很繁多:动态规划,分块,线段树,后缀数组,KMP,AC自动机,莫比乌斯反演……,而可惜都不合。“动态规划”么,阿潮会的优化不是很多;“分块”么,阿潮又并非是胡乙己。说是“线段树”,“莫比乌斯反演”在那里呢?倘用“线段树”,阿潮又决不擅长。“莫比乌斯反演”呢,阿潮实在未曾有在数论比赛上AK——虽说那次也没有Oier AK,而shzr也做过《论解同余方程》这一部书,但神仙则可,在骚货却不可的。算法取不得,便取名目罢。便从不入三教九流的蒟蒻所谓“我太菜了言归正传”这一句套话里,取出“正传”两个字来,作为名目。
第二,立传的通例,开首大抵该是“某,字某,某地人也”,而我并不知道阿潮姓什么。有一回,他似乎是姓刘,但第二日便模糊了。那是曹老爷拿省一的时候,锣声镗镗的报到机房里来,阿潮正喝了两碗麦片儿,便手舞足蹈的说,这于他刘梓竣也很光采,因为他和曹老爷原来是同桌,细细的算起来他的分数还比曹老爷多30呢。其时几个旁听人倒也肃然的有些起敬了。那知道第二天,zjf便叫阿潮到曹老爷座位去;老爷一见,满脸溅朱,喝道:
“阿潮,你这大骚货!你说我分数全靠暴力的么?”
阿潮不开口。
曹老爷愈看愈生气了,抢进几步说:“你敢胡说!我怎么会全打暴力?你会正解么?”
阿潮不开口,想往后退了;曹老爷跳过去,给了他一个嘴巴。
“你怎么会正解!——你那里配打暴力!”
阿潮并没有抗辩他确凿会正解,只用手摸着左颊,和zjf退出去了;外面又被zjf % 了一番,谢了zjf二十块买零食钱。知道的人都说阿潮太骚,自己去招打;他大约未必会正解,即使真会正解,有曹老爷在这里,他写暴力走火入魔,也不该如此胡说的。此后便再没有人提起他的算法来,然而这和阿潮姓刘并没有什么关系,但因为他是时代的潮流,便不再管他姓刘不姓刘,直接叫阿潮便可以。
第三,我又不知道阿潮的名字是怎么写的。他进国家队前的时候,人都叫他潮爷,去了以后,便没有一个人再叫阿潮了。
第四,是阿潮的性别了。倘他姓刘,则据现在好称郡望的老例,可以照《信息学奥赛一本通》上的注解,说是“骚人也”,但可惜这姓别是不甚可靠的,因此性别也就有些决不定。他虽然多在机房,然而也常常到别处%人,不能说是男性,即使说是“骚人也”,也仍然有乖史法的。

我所聊以自慰的,是还有一个“潮”字非常正确,绝无附会假借的缺点,颇可以就正于通人。至于其余,却都非浅学所能穿凿,只希望有“分块癖与毒瘤癖”的胡子先生的门人们,将来或者能够寻出许多新端绪来,但是我这《阿潮正传》到那时却又怕早经消灭了。
以上可以算是序。
...

阅读全文


《潮子杂谈》——Tommy_clas
1
2
3
4
5
6
7
8
9
潮子之徒,稳乎哉?不稳也。然而wavwing以去去之梗,致潮学之势,Splay,非能于分块也,潮子,非稳于杨稳稳也,然而进省队,为全机房笑者,何也?其必曰:“嗟夫!此确为犬粪哉!”

wavwing曰:“昨日子时,潮子入吾室,欲刺而杀吾,吾曰:‘君稳也’,遂夺门而逃,不复回焉” 子陶闻之,笑,曰:“此不为犬粪哉?”

潮子入机房,见子陶切黑题,曰:“草之,切黑题哉?真强也。” 子陶笑而不答。

子阳曰:“前日潮子欲再刺而杀吾,骇死吾耳......”潮子闻之,曰:“去也去也”

潮子学OI,乏困,以手抚额而叹息曰:“累哉,累哉,难也,难也。”子陶与子铭相视而笑,但不言。潮子无趣,遂如厕。公元2019年4月2日,机房杨某记。

《定潮波·省选》——victor_12369
1
2
3
4
5
6
7
8
9
10
定潮波·省选
潮子

四月六日,省选。同行皆爆零,余独AK,已而归,故作此词。

莫听老李敲门声,何妨爆搜且剪枝。
搜索剪枝快胜马,谁怕?一开O2任平生。

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Day1零蛋却相迎。
回首向来萧瑟处,去去,Day2翻盘三一八。

《无题》——victor_12369
1
2
3
4
潮声忽到海门东,
子美何人识此翁。
翻笑江南风景好,
盘桓犹有旧时红。

2019.5.24晚

潮摸出小刀,愿与我一战,遂从。

吾三脚后,潮骂:我又怎么了。

走时潮突进并攻击一脚,目光凶狠,手作取刀之势。

吾深感可笑,自觉打无可打,胜潮之不武,终。